《好多刀》超好看,作者:有时右逝,

牛得一逼的人总有属于他自己的弱点。

——题记

一、深仇

二十年前我拜师学艺,师父本身就是偷工减料出身的地痞,所以没办法传授给我什么真本事;不过后来师父为了壮声威,很大胆的去了当时号称天下第一的武道馆踢场。我永远忘不了师父当时一脚破门而入时那豪气冲天的吼叫声:“你们最强的给我出来。”  

那是午时时分发生的善良事件,大概一柱香的时间之前师父还领着我坐在武道馆不远处的驴肉店大口吃肉,并且口沫横飞地和我描述着以后我这个门派大弟子是何等殊荣。申时时分,武道馆里面的好心人把奄奄一息的师父用草席裹了送还给我,嘱咐我早点埋掉,不然会和门口驴肉店里面过期的火烧一样,发臭。 

我在城东头刨了个坑,琢磨着现在正是春分时节,埋掉师父的话秋天即可大成。师父弥留之际,口吐鲜血,从怀中摸出了一本一眼看上去就明白肯定是高深莫测类型的武功秘籍,眼神之中表达了复仇的期望。我一直听说我这个师父其实是半道出山,之前是村子里教书的一个秀才,虽然久未中举,但是却真抓实干、大义凛然,通过观摩门口卖猪肉的屠户摸索出了一套神功,只可惜天妒英才,自己没有本事学下来。

看了一辈子《水浒传》的师父最后平静地松开了双手,高呼了一句其中的经典台词:“既生瑜,何生亮?”

这件事告诉了我,学武就该从娃娃抓起,否则就好比我的师父,看了一辈子的梁山好汉,最后才发现自己跑题一样可悲。

二、习武

师父这本秘籍很厚,共两百页。这本秘籍的全程是:“武林刀法之乾坤无限旋转三百六十五刀一二三四五六七……三百六十三三百六十四三百六十五分体动作详解。”其中这个题目显然让师父煞费苦心,全部都是小篆,字体精雕细琢、字字工整,统共占了一百二十四页。

我花了六天时间看完了整本书,然后用了一天的时间领悟。俗话说:熟能生巧。自从我背熟了刀谱之后就开始勤学苦练,闻鸡起舞。皇天不负有心人,铁杵也能磨成针。

半个月之后,我拿着一把从驴肉店案板上抢来的菜刀,冲进了武道馆,并且成功地在第二百二十二招时,一刀劈翻了当初干掉我师父的当家。成为一代宗师。

我深刻记得那人中刀之际眼睛里流露出的不可置信,也断定了自己就是武林奇侠。

只不过,这套刀谱有且只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必须从第一招开始要,而且一旦开始耍就一定要耍完三百六十五招才能气运丹田将内力尽收。

所以比武结束还剩下一百多刀,我只能一边喊着“都他妈闪开”,一边继续刀光如影,剑气横飞地在驴肉店门口耍了半个时辰。

怪不得师父没办法自己练就江湖绝技,这个真心是体力活啊。

不管怎么说,在我横刀立马、霸气环生地将菜刀劈到驴肉店里之后,周围的人看我的目光里,已经是畏惧了。

三、比试

武道馆觉得这次吃亏吃大了,所以约我来年天下武林盟主大会上再见高下。我欣然应允,直言次年吾将单刀赴会。

回家,洗了个澡,给师父烧了一炷香,安然睡去。第二天推门见天,门口跪着不下百人,全是来学艺的。

生意和生活,就这么忽然间红火了起来。

没个把月,少林寺的方丈领着四大高僧组团来约见我,张嘴阿弥陀佛,闭嘴善哉善哉,话里话外意思都是“施主这套刀法过于凶残,还望雪藏,不雪藏就揍你个丫挺的”这些劝善之道。话不投机半句多,我高喝一声叫徒弟们抬出我刚定做的宝刀,一个虎啸深山扑了上去。

方丈脸色一沉,叹道:“施主既然执迷不悟,老衲也只好勉为其难,代为悬崖勒马了!哥几个!走你!”说罢四大高僧纷纷上前,吆五喝六地就要动手。

这几个秃驴果然有一套,前一百手我竟然没有讨得丝毫便宜。只不过可能是和尚们平时吃素的缘故,一个时辰左右时我开始渐占上风。到了第三百一十二手,胜负立判——四个和尚已经纷纷中刀,逐一合掌退下,一边喘气一边说:“善哉,施主果然武艺大成,贫僧技不如人……施主你停一下……甘拜下……施主莫要再砍……佩……佩服佩……莫要逼人太甚……服……***你没完了是吧!!善你妈了个哉的,再来!”

他们开始打第二回合;而对我来说,第一回合还没结束。

天色擦黑,我放下宝刀。对面方丈一脸痛心:“可惜施主一身武艺却入迷道,点到为止即可,为何偏偏赶尽杀绝?”四大高僧都躺在地上,血流不止。

几个和尚连夜走了。

第二天,武林正道协会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了我这个卑鄙小人,并且一再强调要在武林大会上和我一拼高低。

四、狠话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发表声明后的第三天,魔教一干人等不远千里从京城五环外赶来和我面谈,意图拉拢我共商挺敏感的大事。我本着为国为民的中心思想,一口回绝了这些人的邀约。

结果你懂得,这几个家伙念叨着“我特则法克”,就要动刀动枪比划比划。

两个时辰后,我累得不行,收刀;对方铩羽而归,并且留下了唯一一句我能听懂的狠话:“明年武林大会,必报此仇!”

徒弟们一边骂骂咧咧轰走了这些不速之客,一边给我拍手叫好。以他们看来,我算是统一了正邪两道登上巅峰了;但是在我看来,我算是把该得罪的不该得罪的人都得罪光了。

次日醒来,我才发现昨天我的结论是错的。原来这个世界上,你还需要得罪的人多了去了。

因为门口又坐着一群不知道是什么门派的高手,说是来切磋切磋。所谓切磋,在我看来是和成亲一样,你情我愿,你愿意切我愿意磋,如此可成也。但是这群人都是霸王硬上弓的类型,你磋不磋他不管,反正他是抱着必须切一下再回去的信念来的,不然无功而返,来回的车马费帮派都不一定能给报销。

照例,打两个半时辰,胜。被我砍得七零八落的对方留下一句狠话。

“明年武林大会见!”

五、江湖

每天都有这样的一群人来我这里造访,大家都是很有素质地等到天亮才来敲门,有的时候来的人多了,几个门派之间先办一场淘汰赛再找我的麻烦。

再后来,我干脆不打算继续招徒弟了,反倒是开场收挑战费过活。主要是每天我都忙着劈人,根本没时间也没精力去招呼徒弟们学艺,再这么白拿学费,我觉得于心不忍。不过,这笔收入确实可观,足以支撑我整个帮派的运作了。

一而再,再而三,我的徒弟们也没闲着,给江湖上不断更新着我的档期:这个月初一是昆仑派,初二是华山派,初三是昆仑驻马店分舵,初四是七剑派,初五是玉麟山庄,初六是南海剑客(后来这哥们坐船来比武时遭遇大浪,船沉了,我得以休息一天),初七那天呢老乡们时间比较赶,外加昨天少看了一场,只好勉为其难安排两场,上午是金剐派,下午是六魂派。

大大小小的社会帮会数不胜数,很多帮会我压根都没听过。我琢磨着这些人心里不烦吗?闲着没事回家种地也好啊,为什么非要出来比武昵?

徒弟们说:“师父,您大意了,这就是江湖啊。”

六、扬名

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七,我们挂出了免战牌,说是我们三百六十五刀派内部年会,来宾一律不予接待。其实这是多余的,逢年过节的,一般大家都是回家看看,谁也没有那份闲心过来和我过招,被我砍得七零八落再回家的打算。只不过,这日子距离武林大会是越来越近了。

而我这边依旧很忙,今天砍翻了弟弟,明天哥哥就来报仇;哥哥报仇还挺着急,想和预约好了的帮会打个招呼加个塞,结果人家不肯,弄得我们家门口一场血战。

或者是今天砍翻了哥哥,明天弟弟就来报仇,结果一看时间表,报仇得一个半月以后才有机会,悻悻然回家去等。等到轮到他那天时这小子赶上成婚大喜,又抽不出时间过来,只得多出车马费让我上门劈了他一顿。

大家都说他有面子,因为我这个人很宅,基本不肯出门。这次上门服务烦带送份子钱,足够让他因为我这个砍破他下三路的仇人骄傲一辈子了。

后来我立下了规矩:如果兄弟俩都习武的,必须打包一起来和我比划,反正每个人都是一百刀左右的事情,两个人来也凑不齐三百多刀。省得以后再耽误工夫。

当兄弟商业模式启动之后挑战的类型发展到一发而不可收拾,有什么父子档、夫妻档、叔侄档等,都要求挑战费有所优惠。我本着习武之人钱财乃身外之物的原则,也一一应允。送货上门的生意,犯不着计较一毫一厘这种小得失。

两三个月下来,数数手头的银子,富可敌国。

七、丰功

朝廷的人很快就找上门来了,几个锦衣卫很傲然地跟我说了收税的比例。朝廷的人,我是不打算得罪的,钱很快就用箱子抬了出来。锦衣卫说,甚好、榜样,下个月武林大会朝廷一定不会让我这种纳税大户失望。说罢几个大哥还非要我耍个一招半式让他们开眼。

三个时辰过去,不仅我耍累了,几个锦衣卫大哥也看累了。开始的时候虎虎生风,他们确实目瞪口呆;后来也只能是礼节性地鼓掌和叫好了。碍于刚刚很顺利地收了银子,现在他们也不好意思打断我,只是以为我乃一介武痴,

一时兴起多耍了几百手而已。待我放刀,几个锦衣卫开开心心地落荒而逃。

这件事后来惊动了皇上。皇上从小就觉得江湖上这些个混混一个一个很屌丝,压根就不明白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大义,所以沟通起来除了派出大批兵马以外别无他法。可是收一次税和派大军压境的钱都差不多,等于白收。皇上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合作的江湖人士,要不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我估摸着非要和我八拜为交了。

后来,下面的大臣们纷纷进谏,说马上就是江湖上的武林大会了,干脆拥戴我为盟主,以后专门负责收税。皇上一听,大喜,当即下旨,封了我个太平将军之位。

这几年来,武林大会无外乎就是这些门派互相展示实力的一个舞台,历来都是以丐帮人多势众、少林的整齐划一、武当的装备精良所著称。只不过这一次,几大门派还没出发就被我抢了风头:十万御林军簇拥着我出发上路,美其名曰“防刺客”。

皇上这个好意的下马威确实管用,路过少林寺的时候,方丈还以为我是带着人来寻仇血洗少林了,后悔当初不该招惹我差点自己圆寂去。这个消息不胫而走:你见过谁带着十万大军去比武的?单不说我不觉得自己会输,就算我万一万一万一输了,我背后可是藏着可以改写历史的兵力。

不过这样一来倒也是给了各个门派一个台阶下:我们不是赢不了耍刀的小子,主要是赢了他容易被灭门。所以权衡之后,这些高手只得忍气吞声云云。

八、寂寞

一个月后我到了武林大会的举办地,却没发现任何武林门派的弟子。在这里等了小半个月,算算日子都过了五六天了,还是没人来。

无敌真寂寞。我心里说道。

回去时我没走原路,因为这辈子难得可以不花钱出来吃吃喝喝,看看风景,就大手一挥改道而前。路上遇上了一群不会说普通话的家伙,哇啦哇啦地念叨了一堆,我估摸着是比武的,于是我一个鲤鱼打挺直接飞身而前——没办法,这一年的比武弄得我条件反射罢了。

砍倒了领头的人,后面的不干了,结果他们一拥而上——当然了,他们没想到我后面的人也不懂江湖规矩,明明是单挑,看到他们冲上来之后也一哄而上。

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大概几百人,我们这边十万人。

结果这一拨人刚解决掉,后面又来人了。

就这么一路打打杀杀,绕了一个大圈子才回到老家,正逢村子里张灯结彩。听说皇上安排了某个不知名的家伙带着精锐部队破了久未拿下的西蛮,正举国欢庆。

皇上在后宫百忙之中竟然还能腾出手来处理国家大事,我深觉这是明君。

十万大军送我回家之后启程回京,我又重新回到了武馆里生活。弟子们都说,师父厉害,一统江湖了。我说,不是,是他们弃权我捡了便宜,就这。

九、背叛

朝廷高兴了,江湖上的人不乐意了。大家现在都叫我“朝廷鹰犬”,觉得我算是堕落得没边了。只不过,自从我从外面回来之后,一直再也没有人上门挑战。没有人挑战,就没有收入,你总不能让我这一代宗师去卖猪肉吧?没办法,我只好领着一帮弟子坐吃山空。

等到朝廷再派人来收税时,我是真没钱了。朝廷的人觉得我也是朝廷的人,不好得罪,只好回去禀报,泼了我一身坏水。皇上顿时觉得我是居功自傲(天地良心,我有什么功啊我),并且一度断定我已富可敌国,看来谋反之心路人皆知。于是乾坤殿上皇上高喝一声:“爱卿谁可代朕前去平反?”

下面的一群人安静的如同默哀。

皇上觉得自己丢份了,不肯吃这个哑巴亏,遂亲率大军过来找我。结果此信一出,江湖上的那群家伙闻风而动,各路好手组成义军,声援皇上盛举。

弟子们听到了这个消息,半夜里在家里收拾收拾细软,都跑了。第二天早晨起来我才看到凌乱的大堂,以及空无一人的村庄。

我摸了摸床上,还好,秘籍在,刀在。

十、结局

我忽然发现其实我这个人挺弱的。自从我修炼了这套刀法之后,不仅这套功夫只能按照定好的套路发展一直止不住,而且我的人生也一直按照定好的套路发展一直止不住。

我连这些东西都控制不了,怎么能算一个高手呢?

那天我想着这东西,御林军包围了村子,弓箭高高举起,瞄准了坐在武馆门口的我。

一个人,一把刀,一本书。

皇上朝着素未谋面的我喊道:爱卿何苦!

我忽然觉得有些东西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生,给了我一个固定的模板去生活。后悔之余,却也知道这怪不得任何人。

于是我将书轻轻抛起,然后一刀劈烂。

十一、后来

多年之后,天平盛世。

虽然没有人再记得关于当年一个一统江湖的故事,但是人们口口相传,说当年有一武星下凡,和皇上大军对峙不落下风,而且当天似乎化纸为雪,六月纷飞四处煞白。

最要命的是,那个人明明身中无数箭羽,却依旧不肯倒下,直到耍完了三百六十五刀之后,才仰天大笑。

“那个人哭得很伤心。”

(完)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纯个人收藏,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