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尾巴呢?

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自己成了一只狗,什么狗呢?

比特,猛犬!

psb.jpg

一出生,我就生活在一个原始的狗部落里,整个部落由10只藏獒、1只比特、200只泰迪组成。

很自然,藏獒里最雄壮的一只成了我们这里的头,剩余的藏獒为贵族。

我们整个部落里所有的母狗都是他们的,只能由他们交配……

小的时候,我没欲望,也不懂,感觉也挺费体力的,没啥兴趣。

可是,慢慢的,我长大了,我也想呀?!

有只母泰迪,特别漂亮,我心动了很久,追她,她不从,她认为自己是藏獒的王妃,是贵族,不鸟我。

漂亮的不行,我追只丑的。

我追了最丑的那只泰迪,竟然连她都看不上我,说是存在阶级差异,意思就是她是贵族,我是草根。

我追两只母泰迪的事,被藏獒们知道了,把我痛咬了一顿……

不过,那些公泰迪们视我为英雄,我振臂一呼,我问:兄弟们,饥渴不?

“饥渴!”100只公泰迪齐喊。

“打倒藏獒专制!”我喊。

“打倒藏獒专制!”他们回应。

“人人有伴侣!”我喊。

“人人有伴侣!”他们回应。

于是,我们组建了地下武装部队,决定把藏獒赶走……

我负责吹响号角,他们负责进攻,100只公泰踢着正步冲上了前线,那些藏獒虽然骁勇,但是没见过这阵势呀?屁滚尿流的跑了!

很自然,我成了老大。

那些母泰迪呢?

我的了!

公泰迪们造反咋办?

敢?!我选出了20只强壮的公泰迪,由他们组成了部队,由他们来维持秩序,部队里这些公泰迪可以获得什么奖励呢?

每人配发一只母泰迪!

这是内战,还有外战,就是要抵御外来侵略。

我们隔壁有个部落,全是比特,因为我们血统相通,他们也没欺负我,只是让我定期上供,这个我是乐意的,你可以要我的粮食,但是你不能要我的地位。

隔壁部落首领死了,他儿子当上了首领,他天生好色,喜欢上了我那些母泰迪,喜欢就喜欢吧,我送他10只,可是他不满足,嫉妒我……

那咋办?

攻打我们!

我召集了那100只公泰迪,我跟他们讲:你们是爱这个部落的,誓死要保卫这个部落,这关系到民族存亡的问题。

“誓死保卫!”他们齐呼!

战斗相当的惨烈,不到半小时,全挂了,就剩我和一群母泰迪了,我举手投降了,那群母泰迪也投降了。

我成俘虏了。

俘虏是要被侮辱的,他们把我尾巴给咬掉了,然后平反了,给我恢复了自由身份,可是每当我走在大街上,众多公狗母狗都看着我笑,因为我没尾巴,他们觉得我是另类,就嘲笑我。

我越来越自闭,不想出门,即便出门,也选择晚上。

不敢跟任何狗交往,因为我没尾巴呀?!

我们比特部落是蛮能打的,不过有个死对头,就是罗威纳犬部落,他们个头真大,有一年,我们火拼了,我们败了,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都成了俘虏。

我也成了俘虏。

罗威纳的首领看到我没尾巴,很好奇的问:“你是不是信仰罗威教?”

我点点头。

他说:“你是先哲呀,众人皆醉你独醒,我们罗威教的狗都是断尾的。” (科普一下,罗威纳犬一出生就要剪掉尾巴。)

我又被恢复了自由身份,还被册封为诸侯。

每当我走在大街上,总有狗对我点点头表示友好,我变的又自信起来,原来没有尾巴也可以活的这么精彩呀?!

有次,我跟首领一起喝酒,我问他:“为什么必须断尾呢?”

他说:“统治一个民族,必须要有外观标识,反复强化信念,让他们接受,你平时看《动物世界》不?”

他说的《动物世界》里的主角,就是人类。

我说:“很少看,家里没电视。”

他说:“我最喜欢看《动物世界》了,可以得到很多启发,你看看那些动物首领,为了全身心的统治部落,会要求发型统一,要么必须留长辫子,要么必须理中分头,要么必须围上头巾,这就是统治形式,便于强化的。”

我说:“老大,你真是明君,我愿意为你鞍前马后,上刀山,下火海,绝不含糊。”

他说:“那我封你当宰相吧,如何?”

我跪拜:“谢主隆恩。”

他说:“封地3公顷,母狗100条。”

于是,我过上了花天酒地的日子,当狗真好……

有一天,河对面的猫部落派使臣来访,是只戴眼镜的母猫,很优雅。

她说:“还是你们狗部落好呀,大臣都忠诚。”

我说:“没办法,基因优良。”

她说:“我们猫族呀,都各想各的,太个性,动不动就搞辞职。我来的目的是想跟你们谈谈人才引进,你们派出一批优秀的管理层去我们那里当公务员,如何?”

我说:“这个太难,我们狗是忠诚的,不会跳槽。”

她说:“什么忠诚呀,都是自私的,你忠诚的是皇帝还是权力?你只是忠诚了物质而已,你看《动物世界》里那些动物,为什么他们上班时害怕领导?表面上是忠诚于领导,其实是忠诚于工资。”

我说:“少虚伪了,你们猫不是吗?”

她说:“猫不是!”

我说:“即便你说的是对的,我也不敢特立独行,因为违背了我们部落的道德。”

她说:“什么道德不道德,我们需要遵循的是内心,懂吗?”

我说:“不懂!”

她说:“我们猫部落里有条格言:一只猫最大的成功,就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一辈子!”

我说:“我们狗部落里有句格言:男儿要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还~

她说:“你们狗,真可怜,连喜欢的狗都不能在一起,我们猫是标准的自由恋爱,谁都不干涉谁,而且俩人随时可以分手,真正的婚姻自由。”

我说:“我们部落正在起草,准备实行婚姻登记制,一夫一妻多妾制,能者多劳,用这种方式激发整个部落的斗志。”

她说:“还有的部落,实行一夫一妻制,你想想,多么可怜呀?万一俩狗没感情了,还碍于道德不能分手,而真正相爱的狗,又碍于道德不能在一起。”

我说:“这规则谁制定的?一点都不符合动物规则。”

她说:“肯定会滋生地下情,也会滋生很多空壳婚姻,名存实亡!”

我说:“这种政策要想贯彻好,必须要加大洗脑力度,要让所有的狗感觉,只要不是正常的夫妻关系的恋爱,都是肮脏的。”

她说:“就是。”

我说:“我们部落,一夫一妻呼声也很高,一方面有钱有权的狗妻妾成群,另一方面,很多公狗没有对象,这太不公平了。”

她说:“你们狗真虚伪,明明不爱了,还要在一起,非说是责任。”

我说:“在我们的道德标准里,你们猫是最可耻的,总是偷腥。”

她说:“你们所谓的忠诚,更是可耻,用仁义道德的名义来掩盖你们的虚伪!而我们猫呢?绝不妥协于自己的内心,不轻易屈服。”

我说:“自私!”

她说:“虚伪!”

“自私!”

“虚伪!”

……

在自私与虚伪的抬杠声中,梦醒了,我惊慌的摸了摸自己的尾巴。

还在!

可是咋长前面去了?

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纯个人收藏,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